克拉克,你现在应该醒过来了。
衣衫不整的男人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他揉了揉自己现在乱糟糟的头发,“你是谁?”他胡乱地将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扔在一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自言自语地说着。
你的思想吧,我猜。
“你猜?”他有些嘲讽地笑了笑,“真是个好的答案。”
如果我是你会先去照照镜子。
克拉克有些疑惑地走进卫生间,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听到脑子里有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这个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性感?而且他的嘲讽还有一丝的熟悉。
他仔细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我看起来为什么一副刚磕过药的感觉。”
你转过身,再看看,真是个蠢货,完全忽略了重点。
克拉克对着镜子犯了个白眼,用着极小的声音说着:“我可是超人。”一边说着还慢慢的转过...

Hunt(四)

克拉克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把他抱起来,但是这一天的劳累让他实在不想去管这些,他只换了个姿势还喃喃了几句。

还好他这些天的失眠让自己睡的并不深,在他听见铁链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时就立马就睁开了眼睛。

克拉克面无表情的看着布鲁斯,“又要把我锁起来?”他使劲拽起了那个人衣领好让布鲁斯与自己平视。

布鲁斯对于克拉克这样的一面有些吃惊,他看见两人的距离是如此的接近,他一直渴求着的那双蔚蓝眼睛,虽然并没有见到过万里晴空的海面,但应该就是这样吧。

布鲁斯把扯着他衣领的手推开,“你会自由的,但不是现在。”毕竟我不知道,如果不锁住你,你会不会再次逃跑。布鲁斯逃避着克拉克的目光,他转过身子把阿尔弗雷德准备的...

Three(二)

第二天早上,彼得明显感觉到身后有个大汉抱着他,他推了推身后的人,“能不能睡一边啊,好热...”
韦德往一旁挪动着身子,结果从床上掉了下去,他干脆就躺在地上继续睡:“我已经在床下了,还要去哪啊甜心?”
彼得依旧闭着眼睛,他伸手摸了摸身后的人,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你为什么还穿着制服睡觉?”
“等等!制服?!”彼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一脚把死侍从床上踢了下去,“你怎么就爬到这儿了?”
死侍蹲在彼得的床边,单膝下跪,手放在肩膀处:“我是来服侍您起床的,老爷。”
“不,请不要大早上就挑战我的极限。”彼得摆了摆手,忍住一拳打上去的冲动。
韦德有些不服气的问道:“你怎么不服侍我起床?我也有性感的屁屁~”一边说着还站...

Hunt(三)

阿尔弗雷德轻轻晃了晃过度疲惫结果睡在冰凉的器械床上的克拉克,“肯特先生,请到跟我到房间里再睡。”
克拉克有些烦躁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位管家样的老先生在帮他解开身上的铁链,“谢谢你。”克拉克低着头小声说道。
阿尔弗雷德把克拉克带到了一个装潢很古老的房间,他推开门向着克拉克鞠了一躬,“这里是少爷的卧室,他说希望有你陪着。”
陪着?明明是想看住我。克拉克带着讽刺意味的哼笑了一声。他站在门口,正借着微弱灯光看书的布鲁斯立马就放下了手头的东西,他对着克拉克友好的笑了笑:“来这儿。”
克拉克想了一下,慢慢走到床沿坐下,他唯唯诺诺的开口:“你为什么要抓我过来?”
布鲁斯的眼神看起来有些低落,“你不记得我了吗?”他朝克拉...

Three

死侍走到一个转椅前面朝着椅背坐下,他用力蹬了一下地面,椅子转了很长时间还没停下来,他拿出身上的匕首扎在离他比较近的桌子边好让自己停下来,“在这样下去我连午饭都要吐出来了。”
明明是你自己要在椅子上转圈圈的。
“那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这条腿,我一直觉得它不受我的控制。”死侍用手挡着脸,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的说道:“我一会就要把它砍掉~或者其他人帮我也可以,我一定要砍出一条我满意的腿。”
所以你要在这儿浪费多久的时候才肯办正事,一辈子?
“自愈因子让我的记性一直不太好,”死侍故意发出了一些尖锐的笑声,“所以,你跟我一样激动吗?”
我太激动了,语言无法表达了,你明知道我只是个对话框。
死侍走到一个器材面...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这篇距离上一篇的时间有点久远,现在才记起来要写。

正文:
skipper躺在床上发呆,什么时候kowalski变成这样了呢,他自己虽然也一直很欣赏kowalski,不管是他对于小队的贡献,还是他本身自带的魅力,skipper也都是一直看在眼里的。
kowalski一直也都是我眼中特别的存在啊。
“可是这种被喜欢的人囚禁的悲凉感又是怎么回事?”skipper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总之,应该逃出去的。”
在这种密闭着的空间,时间好像是从来不存在的,skipper只能凭借着肚子饿时的阵痛和kowalski送来的食物来判定着一天的结束与开始。
他在黑暗中醒来,又在黑暗中睡去。
skipper在迷糊中感觉到有人...

Webs And Gun【三】

彼得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韦德先生的床上。彼得慢悠悠伸了懒腰,才注意到自己是全裸的。
他一拳打在了头藏在被子里某个还在呼呼大睡的家伙,“我的衣服呢?!”
韦德翻了个身,伸手去摸枕头盖在了头上,嘟囔了一堆没人能听懂的话。
彼得真的有些恼火了,他一下子把韦德用来挡着的被子和枕头全扔到了地上,脚狠狠地踩在韦德的肩膀上,一边问着一边又补上了几拳。
“你说不说?说不说?”
韦德用手抱着头,嘴角却忍不住偷笑――昨天晚上,
彼得刚睡下一会,韦德就悄悄跑到了客厅里,他用很小的声音试探着彼得,轻轻呼唤着彼得的名字,见男孩没有丝毫的反应,就伸手想把他抱起来。
“你知道,我压根没睡吧。”彼得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把韦德吓得...

Hunt(二)

布鲁斯视角真是写的有些羞耻,而且莫名其妙的总裁文的风格是几个意思【安详】,写布鲁斯的时候特别的...匆忙,而且实在是写不出来...日常卡文。

正文开始:
布鲁斯还记得,小时候母亲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让他枕在母亲的腿上,他的父亲在一边笑着看小小的他。
他也还记得,那个吸血鬼猎人的枪响,母亲的珍珠项链散落了一地,父母的黑色礼服也遮不住那大片鲜红,自己躲在角落缩成一团,直到那位年长的吸血鬼来接走他。
他说自己以后就是布鲁斯的管家,他告诉布鲁斯:“死亡才是永恒。”
他的噩梦也总是以自己的童年开头。
布鲁斯在夜晚逃出了城堡,他飞到了一个小镇,他在那里遇到一个孩子,那孩子身上有很好闻的苹果味。
孩子说自己叫克拉克...

Hunt

我先说明一下设定,这里布鲁斯真的成了蝙蝠侠【其实我觉得更像是个蝙蝠精】,就是需要血会飞长翅膀还倒挂睡觉和畏光,克拉克是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bat观察他很久终于决心大半夜把克拉克大半夜掳走,而且最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点:这是ooc   bat还是个严重的抖m。【感觉要填坑有些难】

正文开始:
克拉克努力向前跑着,但他的身躯因为太久没有像这样极速奔跑,很快就体力不支,他路边大口喘着气,扶着路边的墙支撑着自己站直。
他想要看清楚在身后追着他的的那个疯子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移动速度,可是脸上的汗水弄得他连眼睛都很难睁不开,他用衣服的袖子擦了擦,在路上因为被绊倒眼镜也被他踩碎了。
还...

Webs And Gun【二】

彼得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可乐,他想了一会:“这么说来,你认识他咯?”
韦德坏笑着,他对彼得做了个鬼脸:“我当然认识,既然你想知道,总得给我些报酬吧,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多少钱?”彼得皱着眉,他不自觉的咬着嘴里的吸管。
韦德本想继续跟他说的,但是眼前的彼得变成了三个或五个,他刚开口就倒在了彼得的肩膀上。
“what?!韦德...韦德先生?”彼得用力摇了摇怀里的韦德,他抬头欲哭无泪地看着威瑟,“他..他死了吗?”
威瑟一脸‘这种情况很常见’的表情,“no,他喝醉就这样。你能先把他送回家吗,我告诉你地址:xxxxx。”
彼得一口答应了,他把韦德的胳膊绕着自己的脖子,缓步向目的地走着。
一路上,韦德一会儿东倒西...

1 / 5

© 秘密恋爱 | Powered by LOFTER